主页 > 婚嫁 > 完美新娘 > 妆容头饰 > > 中国女性喜欢把自己化得特别白对不起我不太懂

中国女性喜欢把自己化得特别白对不起我不太懂

  • 发表日期:2015-02-22 03:23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无论是和法国的浪漫之都相比,还是和韩国的前沿潮流相较,广州都不是一个“女人爱化妆”的城市,多数广州女性对煲汤的兴趣远远大过化妆,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的外国化妆师都了化妆和服务方式上的水土不服。尽管如此,韩国化妆师庾真英还是兴奋地说,“比我十年前初次来这里的时候,好多了!”

      ■新快报记者刘洋实习生何妹

      中国顾客

      不适应一对一服务

      巴西化妆师约瑟夫的工作室是在租住的家里,滨江东一个小区里;法国人安杰龙的工作室则是在越秀区华乐的商务办公楼——和本土造型机构不同,他们不张扬不明显,像难以发现的秘密般,隐匿在城市森林的某个格子间里。庾真英一开始就将目标客户锁定在高端人群,于是她的第一家店开在了中国大酒店。

      “在中国,如果你要去化妆,很多人会去婚纱影楼之类的地方,好像除了这个渠道,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化妆师,”安杰龙说道,“但是在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化妆师都有工作室,把公寓装修得像家一样。客人都是先预约好时间再上门,一个时间段只接待一个客人,服务的质量高,收费也昂贵。”安杰龙说,如今在广州,第一次找他做造型的中国客户,来到工作室,看到周边没有人会很,“很显然,他们还没有适应一对一的服务”。

      除了对服务方式不习惯,广州人对化妆造型师的看法不同也让安杰龙觉得“有点奇怪”。“在法国,造型师是知识复合型的工作,我们要上专门的学校学习,不仅学习怎么化妆,还要学习物理、化学等等,研究化妆品的成分,而在中国,好像三个月就可以从化妆学校毕业了。”

      正因为化妆不是广州女性的日常必需,对于以此谋生的化妆师们来说,为了保障日子过得舒心些,都开疆扩土,把业务范围延伸。约瑟夫和安杰龙除了化妆,还为客户提供美发服务,并且“更多的收入是来自美发业务”。庾真英则以“高端美甲”作为重要业务,“目前,化妆只占总体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我们日后将增加新娘妆,希望将化妆收入与美甲达到1∶1的比例”。

      时薪是国内

      普通化妆师的20倍

      “基础生活妆,我们的收费是198元,晚宴妆则要四五百元,”庾真英说,“来我们店里的人通常都是比较高端的客户群体。”

      安杰龙的收费则更高,最低400元,并且根据不同用途和耗时适当增加。约瑟夫至今最高的单笔化妆收入是2000多元,“那是一个演出,妆面比较复杂”。

      动辄四五百元的化妆收费,普通工薪阶层难以消受,洋化妆师们都认同,他们的客户群体是“中高端群体”。但是仅仅多了一个“洋”字,高昂的收费就能合理化被市场接纳吗?在他们眼里,可不是这样简单。

      “我觉得跟国内化妆师的不同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吧,一方面是我们的服务比较到位,能更多地从客户角度去考虑问题,另一方面就是我们能够把韩国目前最先进的技术带到中国来。”庾真英如此解释自己收费高的原因。

      而在安杰龙看来,化妆师本就是应该获得高收入的职业,“在法国,真正有名的化妆师收费都是很贵的,要几百甚至上千法郎(1法国法郎≈1.07元人民币)”。

      对于国内一些在影楼机构服务的化妆师来说,三四千元的月工资非常普遍,平摊到工时,他们的时薪大概是20多元,是外国造型师的二十分之一。即便是化妆师,月入过万已经算是不菲的收入,但若平摊到工时,亦远不及外国化妆师。

      口碑为主,

      微信朋友圈营销

      口碑是这些洋化妆师的主要集客渠道。庾真英的经验是,“我们第一家店开在中国大酒店,这里有很多高端客户,他们认可我们的服务之后,就主动帮我们做口碑,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上门”。“基本上就是我的客户介绍其他客户过来”,安杰龙也是如此。

      不过,他们也会适当地“本土化”,譬如用目前最热的微信营销!“别忘了,我们有wechat(微信)。”约瑟夫笑眯眯地说道。约瑟夫来到中国之后,加入了很多外国人聚集的微信群,开始了他的朋友圈营销——定期更新他为客户做的造型照片。“渐渐地,周围的朋友都会主动找我做造型。”

      约瑟夫说,现在很多外国人来中国做模特,这个模特圈正是他主要的客户群,“他们一有演出或派对,就会打电话或者微信留言给我”。

      国籍:巴西

      年龄:32岁

      来穗时长:两年

      化妆资历:12年

      工作地点:家中

      化妆费用:新娘妆2000元,服装秀和模特化妆1200元/天,宴会妆800元

      约瑟夫

      “有客人来做造型,

      就有钱买张桌子了”

      约瑟夫16岁时高中辍学,到当地一间美发沙龙做助理,边做助理(扫地、洗头),边学习发型和化妆,三年之后,他学有所成,开始独当一面,为、活动的模特和选美比赛的选手做造型。

      巴西治安差,每每提到有关于钱的事情,约瑟夫都会特别感慨。“因为我住在这个地段(滨江东),很容易被看作有钱人,但是你知道吗?刚搬来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每一样东西,都是我挣回来的,连墙也是我自己刷的。有客人过来做造型,我就想,我可以买张桌子了。有客人来化妆,就有钱买套沙发了。最后,我就有了这个家。”为了更好地生活,约瑟夫掌握了“淘宝技能”。家中的物品,他多数都是在淘宝上买的。宜家五千元的沙发,他花一千五就淘回来了。

      国籍:法国

      年龄:40岁+

      来穗时长:两年

      化妆资历:10年

      工作地点:华乐大厦的商务办公室(职业)

      化妆费用:一对一化妆课450元(1.5小时),化妆班160元(1.5小时,六人班),摄影化妆4500元/天

      安杰龙

      不合的客户,婉言

      对于自己在客户眼里是什么样子,安杰龙很确信自己是受欢迎的,因为“我很负责和诚实”。对于很固执的客人,安杰龙的解释行不通时,他会婉言她们的要求。“你知道很多中国人喜欢在化妆的时候把自己画得特别白,她们认为肤白才是美的,但是有些人肤色本身又不白,画完之后就会显得很假,每当这时候,我就会说,对不起,我不太懂东方人的妆容。”

      安杰龙有个早期的客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头发很短,不能立刻做发型。安杰龙告诉她,我可以为你做发型,但是要留长头发。她有点诧异,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对安杰龙没有任何好处。“对我有好处的是,让她一个月后再来。但我告诉她,四个月后再来吧,如果你想效果好一点的话,头发长了再来。我并不是为了挣她们的钱,我不在乎这个,我明白怎样为客户长期的利益着想。如果你只是想剪头发的话,可以随便找一间美发沙龙。”

      下转A25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化新娘妆视频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