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嫁 > 婚礼筹备 > 婚俗礼仪 > > 彝族篇章: 平凡的爱情

彝族篇章: 平凡的爱情

  • 发表日期:2018-01-14 00:40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在七月的一个夜晚,夜黑风高此时月亮懒洋洋的躲进了里。这让夜色更显几分灰暗冷清,在不远端的一片林子上空升起了一溜炊烟。在那过林子边一颗松树下燃烧着一堆火红的篝火。几只飞飞蛾在篝火旁边打转,在远处观看若隐若现,好似一个幽灵,充满灵光好自在。

      在松树的树枝上停留了一只猫头鹰,猫头鹰似乎被树下的炊烟鹙到了眼睛,一直在眨眼睛,不一会它闭上了双眼睛缓缓陷入了沉睡。此时松树下篝火边坐着一对彝族青年男女阿海和阿月,俩个人背对背互诉情话,阿海抬起了手里装满自家酿造甜美口渴米酒的葫芦往嘴里猛灌了一口。随后起身去取蓝色背包里准备好了的土豆和乌骨鸡和调料香油,把土豆埋入碳火里覆盖住,乌骨鸡涂上香油和盐插放到到篝火上的树架烤制。不一会空气中飘散着乌骨鸡那诱人的香气,寒冷刺骨的夜风刮过,吹起阿月那乌黑的长发在空气中凌乱的飞扬。阿海脱下了身上的羊皮袄披在阿月身上,阿月深情望着阿海,露出幸福的甜美的微笑。有阿海陪在她的身边,此刻并不觉得寒冷,而且心里还多了一思暖意。

      对面年老的松树由于长年遭受雨水的早已开始风化,寒风吹过树枝摇摇欲坠,并发出呜滋呜滋美丽的音符好似有人在拉小提琴,落下的松叶飘荡在月空中翩翩起舞,仿佛周边一切的事物都在为这一对恋人送去自己的祝福。此时月亮也渐渐走出了,在月光照射下的阿月更增添了几分美丽。阿海掏出了竹笛吹起动听浪漫的彝族歌曲,

      阿月提起葫芦喝了一口米酒,抿了抿嘴唇,此情此景加上阿海美妙的竹笛声让阿月陶醉其中。松树上的猫头鹰拍了拍翅膀,发出在咕咕咕的叫声,似乎是在阿海的竹笛声吵醒了自己的美梦。听到鸟叫声俩人不约而同抬头望一望树上的猫头鹰,默契的相视一笑。

      良久乌骨鸡以烤熟,阿海散上了些许味精和辣椒面。扯下一只鸡腿给阿月,自己也扯下一只鸡腿含在嘴里嚼动。一只手抬着乌骨鸡,另一只手用木枝扒开火碳取出土豆。阿海嘴角边流下了鸡叫的汁水,阿月见此状噗哧噗嗤捂嘴笑,掏出纸巾帮阿海把嘴角擦干净。阿海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什么。在这个夜晚俩人吃着烤鸡,土豆,你一口我一口喝着米酒,有说有笑有说不完道不尽的甜言蜜语。一直互诉到天亮,在这个夜晚俩人私定了终身,对天对地发了俩一生一世在一起,永不离弃,共同慢慢变老的誓言。清晨林子东晓射入一缕阳光,林子里的小鸟飞来来去追逐着对方,叽叽喳喳叫焕个不停。俩个人把篝火用土掩埋,手牵手离开了林子。松树上的猫头鹰望着俩人离去的身影,咕咕咕咕咕咕连续不段的叫声。好似在说下次不要再来这颗树下谈情说爱,影响我的睡眠,然后又闭上迷离的眼睛陷入沉睡。

      几天以后阿海和家里人到阿月家提亲,并奉送上了南方家准备的聘礼。双方家人其乐融融在一起交谈,经过商量一起定下了阿海阿月结婚的吉日。日子过的飞快不久就到了阿海结婚的日子,在这一天阿海和几个亲人朋友所组成的娶亲队伍早早出发赶往女方家去迎取新娘阿月。而在阿海家里亲人朋友们猪宰羊,准备着明晚上婚礼上所需要的晚晏食材。家里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欢声笑语,洋溢着喜庆的氛围。赶了半天娶亲队伍终于赶到新娘家所在地的村子,但却在村子前停止了脚步。阿海转头同行的表弟,让表弟一会往新娘口里冲,阿木似懂非懂回答道:我知道了表哥。阿海大舅忽然撑起一把黑雨伞,阿木不解的问到阿叔很热吗?大舅回答:现在不热,一会就不知道了。其他人听了面面相觑,笑而不语,气氛凝重,似乎大家都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到来。

      阿海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突然从新娘门口里冲出几十个端着水盆的女孩子,说是迟那是快一盆冰凉的冷水浇到了阿海脸上,冷水拍得耳朵里嗡嗡作响,香烟也被浇灭。见到此景象娶亲队伍四散而开分别寻找可以的场所,阿海迅速脱下外套披在头上,拔脚就想往新娘家里冲,可是没跑几步被一群人堵住,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话,几盆冰冷的清水全部落到他的身上。阿海用手捂了捂脸,用衣服擦拭脸上的水珠,此时一眼望去身后几个娶亲队伍中的人全部在接受清水的洗礼。几十个女孩子端着水盆追着他们不放,现场一片混乱。还有女孩子守住了新娘门口,不让娶亲队伍进门。泼水女孩们的惊笑声吸引了新娘院里的亲人朋友,纷纷出门驻足观看,有的人起哄,有的人帮忙接送水盆。村里其他人听到此声响也从家里拿超盆接满水,加入到娶亲队伍的战局,一时间村子里充赤哧着欢呼声,惊笑声,惊叫声,求饶声,鞭炮声,追赶的脚步声,彝族小调声,乐器演奏声,起哄声,村子里看门狗叫唤声,好不热闹。

      阿木哪里见过这么混乱的场面,娶亲队伍里就他年龄最小。第一次参加娶亲的他天真的认为:到新娘家吃个饭第二天就会回到表哥家,但是这样的阵由阵仗他哪见过。一开始就慌了神,不知所措的他由于地表太过湿滑导致自己一不小心滑倒在泥泞的地上,刚想爬起但他被一个红衣女孩从背后莫名其妙推倒,接着又是一群人惊叫着冲向阿木。阿木连跪带爬往后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几盆冰凉的水一瞬间全部又泼向了他。阿木终于明白刚刚为什么表哥让自己不顾一切往新娘门里冲,他无奈摇摇头干脆扑到泥水地上双手双脚做着游泳的动作姿势。

      这时刚刚把自己推倒的红衣女孩子走了过来,微笑着对阿木说到:阿呀 阿呀看不出来你还会游泳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泥水潭里游泳哩。哦差点忘了,我家里的水那头水牛也喜欢在泥水谭里游泳打滚,如果从远处看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里有头水牛在打滚呢噗哧。我叫阿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阿木摸摸头无奈回答到:阿木,我叫阿木呵呵。阿木仰望着阿水这时才发现阿水线,一头乌黑的短发显得格外。一席艳丽红衣裙,脚穿一双黑色的平底皮鞋,打扮朴素又不失大体。不知为何她左手戴了只黑色的手套,真是生得玲珑剔透好生漂亮。

      当他还在想着时,阿水喊到:喂喂你干嘛盯着我看啊,我很好看吗?阿木紧张回答到:啊。。。这个。。这个。。没有。。。那个。。

      。。阿水:什么这个,那个的。哈哈是不是刚才我你你现在还在生气呢。阿木:没有没有,没有生气。阿水:那就好,你快起来吧,不会想这样在地上坐真和我说话吧。阿木心想:不就是你把我推倒的嘛。阿水:喂跟你说话呢 ,想什么呢。阿木:没有啊,我这就起来。阿水:来,我拉你,阿水伸出了右手。阿木:谢谢谢你啊。可是阿木刚从地上起来一半,阿水就放开了手,阿木扑哧再一次倒在了泥潭里。阿水吐了吐舌头,说了句水牛真笨,一会再见。然后转身就跑,边跑边还招手向阿水告别。阿木在泥潭里望着远去阿水的背影,心中荡漾起淡淡的连涟漪久久不能平复。微微一笑说到:如果我是水牛,那你一定是小魔女。

      另一边的阿海也己湿透,面目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头发散乱,冷的牙直打哆嗦甚是狼狈。他翻了翻口带掏出了根香烟,想借香烟暖暖身体。可是香烟叨在嘴里由于受冷着凉他打了喷嚏,香烟也掉了,好不容易点燃了一根又是一盆凊水泼面而来,整包香烟也被冲掉到地上,阿海也只能在原地无奈苦笑。此时娶亲队伍东一个西一个全部被冲散,被泼水人追急了的阿海大舅甚至爬到了村口一颗树上,鞋孑也跑掉了一只。他所准备的防水武器黑色雨伞也早以被水冲得破烂不堪 ,还被众泼水女孩抢了去。

      这时树下仍有三个人在树底下等待,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阿海大舅抱住树杈,光着脚的腿抬起在半空,树下的人叫喊着让他下来。还有一个人拿出了手机在拍照,但是大舅牢牢抱着树不下来,他还走树上现编现唱起了山歌:小哥哥我今天上了树,小妹妹你今天树下等,今天我就是不下来,就是不下来,你还可以拿我怎么办。一幅极享受的模样。阿海见到此景更是苦笑不得,但想想也正常,大舅平常就是一个性格极活泼幽默之人,而且为人稳重才华横溢,深受大家喜爱。。。。。。。然而接这只是一个开始。。。。。。。

      Copyright (C) 2006-2015 中文在线版权所有,都市小说玄幻小说校园小说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17k小说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17k小说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17k小说网无关。--17K声明。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