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嫁 > 婚礼筹备 > 婚俗礼仪 > > 云南奕车婚俗 姑娘嫁得越多越有钱(全文

云南奕车婚俗 姑娘嫁得越多越有钱(全文

  • 发表日期:2018-01-12 15:55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我来到云南红河县奕车山乡时,正值早春时节,发现这里比仙境还要美。火红的朝霞映射在不断起伏的云海上,泛起一层层耀眼的霞光。山风掠过,忽地将云海撕开一条缝隙,露出了地面上一道道波光鳞鳞的梯田和奕车人居住的山村。

      山村位于云南省哀牢山属云岭余脉东支,是滇西横断山纵谷区与滇东高原的分水岭,从印度洋东移而来的暖湿气流被雄伟、险峻的哀牢山后便滞留在这里的山峦之间,带来了丰沛的降雨和壮观的云海,滋润着奕车人开垦出来的秀美而又气势磅礴的梯田,也孕育了奕车人自然神灵和多情浪漫的情感天性……

      一阵诵经声打破了清晨山寨的,我随声寻去,房东钱思厚正在摆满祭物的桌子前、打鸡骨卦,旁边围着的几位邻居正睁大眼睛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钱思厚的女儿告诉我:“山后红寨的普元家在外面做工的亲人都回来了,他们来请我爸爸为他们、驱魔。”

      钱思厚是这一带闻名遐迩的大贝玛(哈尼人把祭司叫做“贝玛”),贝玛在奕车人中有着很高的,专门为人们治病、驱魔,是与神打交道的人,充当着人与神之间的桥梁。钱思厚家祖上是做贝玛的,一代传一代,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十八代贝玛。

      做完“法事”,我不禁细细观察起钱思厚所用的“”。其中那一枚枚小贝壳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告诉我,这些小贝壳可重要哩。寨子里的人时要用它祭奠,姑娘们定亲时,定亲的信物里更是少不了它。如果是有钱人家,便将一块银元和一个小贝壳包在一起送给女方(没钱的人家也要用铜钱和小贝壳包在一起)。而如果没有携带小贝壳定亲,婚姻便得不到大家的承认。

      透过钱思厚的讲述,我不仅了解到这个神秘部落的历史,也真正深入到他们的世界里,逐渐触摸到了他们奇特而浪漫的婚俗……

      转眼间,山坡上的黄饭花又开出的花朵,丛林里的杨梅果子也渐渐红了。这时是奕车小伙子、姑娘们一年一度谈情说爱、酝酿爱情果实的传统爱情盛会——“仰阿娜”的季节。因为这个节日的主体是姑娘们,因此人们又把“仰阿娜”称为“姑娘节”。

      这天一大早,我们坐上吉普车前往大羊街乡最高的孟者轰都大山的丫口去参加奕车人的“仰阿娜”盛会。“仰阿娜”节,一般都在每年插秧完毕的黄饭花开后的第一个申猴日举行,地点就在大羊街境内最高海拔达2125米的孟者轰都大山的丫口上,这里是奕车人敬仰的神山,也是一座产生爱情的山谷。

      “仰阿娜”从千年前奕车人迁徙至此就一直流传至今。“仰”意为众人聚集,“阿”意为玩乐,“娜”意为休息。谈起“仰阿娜”的来历,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千年前,从太平洋来了两位龙女姐妹——娘苏和斯。她们是最美丽的姑娘,骑着龙马而来,经过羊街麻坡寨时,因为劳累停留了一夜。第二天,她们就骑着龙马上了孟者轰都山,然后从山顶去了。为了纪念她们,至今每年过“仰阿娜”节时,麻坡寨的村民都要鸡宰猪祭祀她们。而两位龙女的高山就成了“仰阿娜”举行的地点。“孟者轰都”是哈尼语“骑马上高山”的意思,说的就是两位龙女的故事。

      我到达孟者轰都大山的丫口时,各村的贝玛、长老们已经来到这里。每年“仰阿娜”节,他们都要到这里的龙树下进行祭祀。

      祭祀时辰到了,在悦耳的锣鼓声中,一脸严肃的老贝玛在龙树下摆上祭物,念起了咒语,祈求寨子平平安安,青年人爱情婚姻美满、幸福,梯田里稻谷丰收,风调雨顺……

      仪式完成后,贝玛、长老们便围坐在龙树下享用带来的食物,喝起醇香的“焖锅酒”,等待着前来狂欢的人们。

      时间不长,山上传来了一串串“叮当叮当”的声响,我往下看去,在弯曲的山上,来自各个村寨的美丽姑娘穿着独特的民族盛装,带上小三弦,打着小白伞,缓缓山来。那发出的声响就是奕车姑娘身佩的串串银饰被山风吹动发出来的。小伙子们则穿上最新的衣服,吹着号,打着鼓;有的还乔装打扮,骑着高头大马冲上山来围着姑娘们转圈,吆喝声中显示着男子汉们的阳刚魅力。

      小伙子们唱起了一串串的情歌,姑娘们停下脚步静静地听着,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像我这样的外人听不懂歌词,不知是谁在向自己的心上人表达爱意。不一会儿,整座山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姑娘、小伙子们相邀着走进空气清新、着妥垤玛依花(哈尼语“杜鹃花”的意思)的森林里。姑娘们弹着三弦琴,欢唱起了悦耳、动听的情歌,歌声在树林中久久地荡溢着,通过歌声寻求自己心爱的伴侣。

      有的小伙子会悄悄跑到自己中意的姑娘身后,用一小撮青松毛轻轻地撩一下姑娘红红的脸蛋,以试探对方的情意,如果姑娘面带羞涩地向小伙子咪咪一笑,那就表示有意与他建立友爱关系。于是,一对对心花怒放的青年男女就会趁他人不注意,悄悄消失在近旁的绿树丛中,有情人互赠手镯、手表、银饰品作为爱情的信物,他们互定,倾诉衷肠……

      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姑娘的上衣无领对襟,里面不穿内衣,微露。后才得知,奕车姑娘们都以拥有自己的“车爱”(“车爱”就是“亲密的伙伴、情人”)而自豪。她们的上衣无领对襟,里面不穿内衣,就是留给自己的“车爱”的。

      在龙树旁的山坡上,伴随着阵阵铿锵有力而节奏明快的鼓声,奕车男女开始跳舞狂欢。男子打起传统的牛皮鼓,“咚咚咚咚……”,那是在向他们的传递信息。多情的姑娘、小伙子们成双成对,面对面手舞足蹈。他们扭动臀胯、甚至模拟的舞蹈动作,充分展现,表达对、生命的追求。

      奕车人的歌舞、乐器及演奏方法非常独特,特有的鼓舞(哈尼语称“苏独独瑟瑟”)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胯部与臀部的剧烈摆动和双手夸张的前后划动,显得原始而奔放。

      夜幕了,一串串悦耳的歌声掠过传入我的耳际:“美丽的姑娘啊,你现在何方,我在夜里想你想得睡不着觉,不知道你是否也把我想念?”

      我走出门来,在屋子转角处,发现李三斗正靠在屋前的大树上唱歌。见到我,他有些不好意思,原来他在唱歌给他以前的情人听。明天他要去参加奕车人的“阿巴多”酒会,他的情人已经到了村子里。今晚,难耐的他就用歌声来倾诉对心上人的思念。

      “阿巴多”酒会是奕车人爱情的盛宴,大都选择在秋末、冬季和春季进行。“阿巴多”,哈尼语是“喝酒”的意思。

      第二天下午,我和李三斗来到摆“阿巴多”酒会的人家。那些外村的姑娘们也三三两两地赶了过来。早已等得心急的小伙子们便将姑娘们拥入了“扭然”——专供青年男女的草房。

      里面的酒宴办得很丰盛,那些大块的牛肉干巴、腊肉、香蕈、粑粑等摆满了桌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桌子正中碗里放着一只煮熟的公鸡,鸡头用筷子支起,像在引颈长鸣,鸡脖子上还赫然挂着一对公鸡。因为奕车人认为公鸡是神鸟,而恋爱和传接代有关,因而公鸡和在“阿巴多”酒会上必不可少,它们是生殖繁衍的象征。

      酒会开始了,姑娘、小伙子们相拥着自己的情人双双坐下。一位小伙子端起一杯酒,唱起了古老悠扬的曲调,向旁边的姑娘以歌示爱,并请姑娘喝下他手中的美酒。

      这位姑娘见她早已中意的小伙子对她倾诉了爱的语言,不禁羞红了脸,低下头来接过了酒杯,也放开歌喉唱了起来,对小伙子表达了自己的爱慕。

      接下来,这些情侣们相互对歌喝酒。当夜色越来越浓时,“阿巴多”酒会便进入了。李三斗告诉我:这样的一直要延续到第二天破晓才会结束。在送姑娘们上时,小伙子们将用芭蕉叶包着的糯米饭送给姑娘们上吃,并与姑娘们约好下一次到姑娘们的寨子参加“阿巴多”的时间。

      也许令人难以置信,在五六岁甚至出生才几周的时候,奕车姑娘就由父母包办,定下了“娃娃亲”,过了14岁就可成婚。虽说是包办的婚姻,奕车姑娘却有很大的及令外人难以理解的婚姻习俗。

      原来,奕车姑娘一生可以嫁几次,每次出嫁定亲的钱都会翻倍。比如第一次出嫁,聘礼是一千元(姑娘的聘礼一向费用很高),第二次出嫁的聘礼就要翻倍成两千元,第三次就是四千……所以当地有句话说:“奕车的姑娘嫁得越多越有钱”,这也是为什么父母从小就为自己女儿定下亲家的原因。

      但定下亲事后,奕车姑娘仍可恋爱。在奕车人的传统民居里,屋外设一个的小耳房,奕车人称为“略然”。姑娘长到14岁后,就可以搬到小耳房去居住,幽会自己喜欢的情人,谈情说爱。到夜深了,两人便睡在床上谈心,但不能服,也不能发生性关系,直到天亮时双方分手,女方的父母也不。

      姑娘在有了自己中意的情人后,就可以向父母包办的“娃娃亲”赔钱退亲,然后再和自己中意的人成亲。但她未来的丈夫就要付出原先姑娘定亲的双倍聘礼。奕车人的这种恋爱与夜居生活,是在婚前与原配偶以外的人进行的。不论男女,他们一生中恋爱、夜居的对象,少则二三人,多则七八人。

      结婚后还没有怀孕的女子,奕车人叫“里虾虾”,就是不落夫家的意思。由于奕车人有婚前不落夫家的习俗——也就是说双方虽然成了亲,但尚未养育儿女的奕车女子,仍然处于一种很的状态。只要没有孩子,即使已经结婚,也还可以恋爱,甚至把自己的情人带进家来。但是已婚的女子必须遵守两条规则:一是每个街天(十二天内)必须到丈夫家住一二天;二是过“十月年”、“五月年”时,必须回丈夫家吃祭品。

      而一旦有了孩子后,妻子就要长期住在丈夫家,奕车人称为“觉堵当”。此时妻子也严禁与他人谈情说爱、夜居不归,违者要被赶出。

      情感的波澜总归要趋于安谧。一旦生儿育女,奕车姑娘最终也告别了自己浪漫奇特的恋爱生涯,回归到了相夫教子的平静生活。或许多年后,当她的女儿长大后,看着女儿一步步重复自己过去的情感历程,她也就看到了自己和生命的延续………

      奕车女子头戴的白帽子帕崇,长约两尺,宽一尺,用小白布缝制成尖三角状。帕崇不仅绣得美丽,而且还记录了奕车人千年来由西北向南迁徙的历史。帕崇正面稍后处钉有一股白线带,绣着一排别致的“火”形图纹,帽子后面的白线代表贝玛,贝玛是一切奕车文化的传承者和者。“火”形图纹据说是古代奕车人辨认自己民族的符号。

      束在姑娘腰间的那条约一尺宽的绣花带叫帕阿,它用红、黄、绿、蓝、白、青各色棉线组合而成。绣的图型大多是栗椎树和万年青树,这是奕车人的寨神树。除明显的红河图案,帕阿上错落有序的棱形则代表了奕车人千百年来开垦的梯田。

      奕车女子上衣有三种:确朗(外衣)、雀巴(衬衣)、雀帕(内心)。确郎为对襟正摆,无领圆口。无领圆口代表工匠,工匠制造一切生产劳具和武器,同时也是建筑房屋的指挥者和设计者。对襟两边钉有若干整齐的装饰细排扣,左右两边岔和后岔略长,岔口处锁有五股红绿丝线。历史上奕车人一直沿着红河到了南岸,五股丝线表明奕车人所走过的十分曲折。黑丝线表示奕车所走过的程充满了战争,绿丝线代表奕车人到了半山腰有森林的地方居住,找到幸福安居的地方。

      奕车妇女镶佩在衣服上的银饰在数量上也有讲究。银饰包括六个部分,即:“阿果”(奕车语:围在领边的银泡);“伴酒”(胸前挂饰的一种)左右两边各六个;“伙然”(胸前挂饰的另一种)分左右两边各三个大的,每个大的下边又坠六个小的银币;“酒走”(腰带),每根腰带上需用十二个大圆珠子组合;“阿牛”(吊在左右大胯上的形如陀螺状的银铃)中空有子,两边至少十二个;“皮娥”(即吊在臀部上的花带)两排,每排有十二个状若八瓣梅花样的银花,当行走时她们身上带着的这些银饰便会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并有节奏的叮当声。

      她们脚上穿的木屐,曾让到此寻根的日本人惊讶不已,它们几乎就和日本的木屐一模一样。所以,不少日本人认定这里就是他们祖先的根源所在地。而这种木屐哈尼族称为“阿友色偌”,是用软质木材砍削而成,下有两齿,屐前穿系一丫形结绳,夹在大脚丫里即可行走。

      居住在云南省新平县漠沙镇所属的大沐浴村等地的傣族支系——花腰傣(下图),至今还保留着“赶花街”情人节和情人一起吃秧箩饭等远古的生活习俗。“赶花街”这几天,小伙子、姑娘们身着盛装,汇聚到大沐浴、大象渡口,约会自己喜爱的意中人。当一位小伙子看中一位姑娘,而姑娘也喜欢他并报以含情脉脉的目光,小伙子便会从姑娘腰间的秧箩里取出姑娘的爱情信物(香荷包或是花手帕)。当夕阳西下时,姑娘们便从秧箩里取出干黄蟮、腌鸭蛋、腊肉和糯米饭等傣家美味食品,和心爱的人一起吃下别有一番情意的“秧箩饭”。

      而居住在云南省孟连县芒信镇广伞村的阿卡人(右图),不但有着奇异、神秘的文化,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风俗也独具一格。阿卡人的小伙子、姑娘在谈情说爱时,小伙子要先送一束鲜花给姑娘,而姑娘也要回赠小伙子一束鲜花。如果回赠的鲜花花朵是单数,表示姑娘还没有找到男朋友;如果回赠的鲜花是双数,表示姑娘已经有了男朋友。如果姑娘不喜欢这个小伙子,也会采取这种方式来。所以,阿卡人最忌讳在长辈和姑嫂面前玩花,这是因为花是阿卡人的“情书”,不能随便。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难以理解的婚俗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