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嫁 > 婚礼筹备 > 婚俗礼仪 > > 风俗高邮的那些婚俗

风俗高邮的那些婚俗

  • 发表日期:2017-12-22 11:12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赶在晚上群发,元旦三天,两天是“出人情”去了,参加婚宴最感兴趣的还是一些婚俗,集得几篇,大家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吧!所用图片纯属应景,并非小编真实拍摄!

      旧时,高邮水乡人家接亲都是用花轿,城市乡村都是这样,无论途远近,几乎无一例外。若是在里下河水乡,主要交通工具是船,人们把花轿抬到船上,这艘船就叫“轿船”。由于坐花轿出嫁是很普遍的事,便有人家以出租花轿为业,这租花轿的不仅城里有,乡村也有。

      汪曾祺在散文《故人往事》中就讲述了高邮一个开银匠店的老侯家兼营花轿出租的故事:侯银匠成天用一根吹管吹火打银簪子、银镯子,或用小錾子錾银器上的花纹。侯家还出租花轿。花轿就停放在店堂的后面。大红缎子的轿帏,上绣丹凤朝阳和八仙,……谁家姑娘要出阁,就事前到侯银匠家把花轿订下来。这顶花轿不知抬过多少新娘子了。附近几条街巷的人家,大家小户,都用这顶花轿。

      侯银匠的这顶花轿后来成了他女儿侯菊的陪嫁,侯菊自己动手把旧花轿焕然一新,并且自己就坐着这顶改装后的新花轿出嫁了。汪老在他的小说《侯银匠》中,在叙述这段故事的同时,还为我们描绘了花轿的装饰:侯菊动手改装花轿,买了大红缎子,各色丝绒,飞针走线,一天忙到晚。轿顶绣了丹凤朝阳,轿顶下一圈鹅黄丝线流苏走水。“走水”这词儿想得真是美妙,轿子一抬起来,流苏随轿夫脚步轻轻地摆动起伏,真像是水在走。四边的帏子上绣的是八仙庆寿。最出色的是轿前的一对飘带,是“纳锦”的。“纳”的是两条金龙,金龙的眼珠是用桂圆核剪破钉了上去的(得好些桂圆才能挑得出四只眼睛),看起来乌黑闪亮。她又请爹打了两串小银铃,作为飘带的坠脚。轿子一动,银铃碎响。……坐着这么漂亮的花轿出嫁,无论哪一位新娘都会称心满意的。

      旧时,高邮人称新郎,总喜欢加上一个“官”字,叫成“新郎官”。这一称呼,平时人们在口头上说说,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但水乡的轿船在行进途中,有“新郎官”在,那么这艘船便尊贵起来,叫“逢船为大”。在水乡的河道里,各种船只看到轿船来了,都要把上风让给轿船。连旧时官衙里的官船也熟悉这种乡土风情,官老爷也会叫自己的船只让出上风,让轿船占先。

      水乡有句俗话,叫“水乡娶亲,挨黑进门”,就是说轿船到了男方村庄,哪怕天色还早,也要在河里停泊等待,要待到天黑了才能靠岸,花轿也要在天黑时才能进门。新娘要在夜色之中,就着火把火盆的亮光,踏进男家的。

      高邮地区和扬州一带娶亲时,花轿要“挨黑进门”的习俗现在仅见于里下河水乡的农村,而且直到目前还存在,尽管许多人家现在已不用花轿,但新娘还是要挨黑进门。扬州其他各地此俗都不存,其他地方的新娘都是一早就接到男方家中。那为什么这一带的新娘要等到天黑才能进男家的门呢?若是深究,此俗其实还是古代抢亲习俗的一种现代遗存。

      我们知道,古代婚礼的“婚”字是写作“昏”字,《释名》曰:“婚,昏时成礼也。”所以直到今天,中国人的婚礼一般都在晚上进行。结婚把时间选在“昏时”,这就留下了旧时利用夜色来进行抢亲的信息。旧时“亲迎”的人员一律着黑装,这似乎也是不合情理的,照理说,迎亲是喜事,“亲迎”的人员应该衣着鲜艳,之所以着黑装,这也是便利在夜幕的掩护下前去抢亲。同样的,再从文字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常用的“娶亲”的“娶”字,《说文解字》解释道:“娶,取妇也。”一个“取”字,暗示了夺取的含义,也隐含着遥远的抢婚信息。这是从古文字原始本义的角度来探究,我们再结合实际采风来看看旧时里下河的婚俗状况,把二者对照起来看,“挨黑进门”的就会更加明显。关于这一点,马春阳老先生做过一些探寻,马老在《抢亲与抢人庄》一文中有一段描述:

      冬闲季节。正逢六六大顺的“六”日。太阳大斜西。张庄南河有条芦扉篷子船,一人一篙,悠悠荡荡往庄边撑来。

      在无人发觉时,船很快停靠在僻静的西北角。一个夹着柳匾的陌生女子,慌忙跳上岸,一面叫“剪花样的”,一面东张西望着。当她发现她要私访的姑娘独身在家做针线,便立即回船,把躲在篷里的男人叫来三个,两个做门神,一个冲进去,屠夫逮猪似地背起姑娘就跑,越跑越快,生怕失主随后追来。

      谁知姑娘拼命地叫活闹――原来,虽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男方因办不起酒席,出不起财礼,只好用抢亲的办法。……上船以后,若不是新郎官和做福爹爹、喜奶奶的从篷里钻出来快,姑娘险些儿跳河掉。这时,也就由不得她了,天地响、鞭炮一放,两把快桨飞飞地划起来。待姑娘的亲族追到河边,船早已不见了……

      马老的家乡就在里下河水乡,他是江苏民间文艺界的老前辈,他的这篇文章实际上是民俗田野调查的一种实录。旧时,由于里下河水乡比较闭塞,许多下层百姓生活,像这种抢亲的事儿时常发生。而被抢的女子,有的原本就有思想准备,虽有哭闹,也是做做样子,遮遮脸面,到男家后也照样有个简单的拜堂仪式,也算是成亲了。有的心中并不愿意,但被抢后事已如此,也只好牵就,婚后也照样正常地生活。这两种抢亲,实际上双方的情况事前都是了解的,男女双方早已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限于男方财力,像样的婚礼肯定办不了,再拖下去双方年龄都大了,若是私奔,名声更不好,因而抢亲之举虽是无可奈何,也只好是下策中的上策了。当然,也有女子反对的,即使抢进门,也会长久地闹得家中鸡犬不宁,甚至还有寻觅活的。这一类的为数不多。还有一种是抢寡妇的,由于旧时封建礼教的,寡妇一般无法正常地改嫁他人,就是男女双方自愿结合,也无法正常迎娶,通常都是采用抢亲的办法来成亲,“抢寡妇”似乎成了这一带约定俗成的一种寡妇改嫁的成亲方法。

      由此来看“水乡娶亲,挨黑进门”的做法,这就不是一般的风俗习惯了,虽然“抢亲”的习俗在五十年代后就已基本绝迹了,但透过这一民俗现象的表面形态,我们还是可以看出隐藏在这一风俗事象背后的深刻的社会经济背景和婚姻价值准则。

      据《高邮州志》记载,康熙年间,江苏省高邮地区民间婚嫁行“主婚”。这里的“主婚”者(类似于婚典主持人),在高邮卸甲镇,就是“送亲奶奶”,也叫“送亲太太”,系当地的俗称。

      由此可见,高邮市卸甲镇送亲奶奶婚俗到了清代,已经形成了一套自成套的习俗仪式,并且世代相袭。

      选作送亲奶奶的妇人,一般年龄在45岁以上,夫妻双全;五官端正,慈眉善眼;熟悉婚典中有关礼仪;作为女方全权代表、新娘新郎的证婚人、婚庆现场的司仪,必须识世识礼,能说会道,并能即兴发挥,有较好的口头表达能力;还要在方圆数十里内有一定名望。

      新娘出嫁前三天,娘家请好送亲奶奶,送亲奶奶便开始介入婚嫁活动。送亲奶奶多数是娘家选择聘请的,她在姑娘出嫁前后陪伴姑娘,侍候姑娘。自此整个婚庆过程中,送亲奶奶头戴大喜花,身穿旗袍或青蓝外套,海棠兰围裙红腰带,浑身喜气地伴随在姑娘左右。

      姑娘结婚的前两三天,送亲奶奶就嘱咐姑娘节食,帮助姑娘沐浴等。节食名曰:“饿轿”“饿嫁”,因为新娘从上轿到第二天才允许大解、小便;又因为新娘马桶里装有红蛋、红枣、百果、花生、炒米、土基头(过支垒墙用的),新马桶结婚当晚不可使用。所以需要“饿轿”。

      轿子迎亲这天,姑娘要赖床,一天不起床,向父母兄长索要红包,等到傍晚,送亲奶奶催姑娘起床。起床后,送亲奶奶替姑娘梳妆打扮,插簪戴花,更换新衣裳,姑娘在娘家穿的所有衣衫一件不能带入婆家。

      催轿鞭炮一响,家主敬家神。这时,送亲奶奶给姑娘蒙盖,又叫“盖头红”、“盖头巾”、“埋头红”、“红纱巾”等等。蒙上后,姑娘要闭上眼睛,不好再望娘家的任何东西了。还不可作声,但可以哭嫁,哭得越凶,娘家越好。上轿之前,送亲奶奶提示姑娘要“哭”,以示姑娘依依不舍之情。发轿前,送亲奶奶会拿来姑娘父亲的鞋或哥哥、弟弟的鞋,给姑娘套在花鞋上。新娘由舅舅或哥哥抱着上轿,并套着哥哥的鞋子,意思不能带走娘家的土。

      上轿后,把新娘梳妆用过的水,泼到轿前,这时,搀出闺房,再用席子铺在堂屋中,坐在凳子上,面朝门外,后边放上巴斗,送亲奶奶用一把(八双)红筷子在姑娘头上。

      花轿启程,必须转三圈,让新娘辨不清方向,将来不想家,也就意味着婚姻,不会离婚改嫁。花轿一上,当时便有人戏弄新娘,送亲奶奶这时显得极为重要,要拿烟、糖打招呼。这里婚俗还有一个要求,迎亲队伍必须在正日晚宴时分到达男方家。花轿到达婆家大门口,吹鼓手奏乐,串轿者(一般四至六人,分组对面跑成麻花形)绕轿子穿越,同时,手持锣、鼓等打击乐器,还有人手托荷花灯,实在是热闹。

      新娘到新家,第一个见新娘子的人必须是全福之人。婆婆必须躲起来,若先看见媳妇,将来媳妇就看不起婆婆了。有的新娘乘机“赖轿”,想叫婆婆给红包(下轿礼),送亲奶奶搀着新娘子进门,不准新娘子踩门槛,边走边说些吉利话。

      接着闹洞房开始,送亲奶奶主动招呼各位,新娘一般不管人家怎么闹,不能。有的还把公公“捉来”,嬉闹一番,引起阵阵哄堂大笑。关洞房门(状元门)之前,送亲奶奶教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吃富贵鱼,而后还要对新娘交待甜蜜之夜注意事项等等。

      闹新房之后关“状元门”。临睡前,送亲奶奶检查婚床上的被子是否有一头不缝口,以让新郎新娘睡一头。

      第二天吃打散酒。当日早晨,送亲奶奶先为新娘子“淌”(用水冲一下)新马桶,后为新娘子滚脸(绞脸),同时用装在马桶里的红蛋在团圆镜上滚一下,叫新郎、新娘各吃一只。绞脸,按照旧风俗,姑娘只有结婚时才能去掉脸上汗毛。绞脸用有韧性的细红丝线,两手叉成两个三角形交叉,紧贴在脸上,一驰一张地拨掉脸上所有茸毛。

      吃打散酒安排在中午,送亲奶奶及婆婆或亲友带着新娘一同出吃饭,新娘由送亲奶奶搀扶着。其间新娘见到长辈或亲友,要向长辈或亲友叫请,凡是长辈都要给红包。

      婆家对送亲奶奶的款待,不亚于对媒人,有的人家甚至还以上宾之礼接待。送亲结束后,婆家都要送红封、喜糖、喜烟、喜花给送亲奶奶。

      高邮市卸甲镇送亲奶奶婚俗在长期的传承过程中,形成了自成套、群众喜闻乐见的送亲奶奶说唱,伴随整个婚礼的始终。包括饿嫁、梳妆、哭嫁、颠轿、大开门、小开门、、坐席、开盒、抱轿、坠腰、坠袖、红封等活动现场,送亲奶奶都会从人所愿,口吐,即兴搞笑,营造一波又一波喜庆的气氛。

      夸赞女方陪嫁丰厚、婆家新房漂亮。例如女方发嫁妆时,送亲奶奶唱《姑娘要出嫁》:×家姑娘要出嫁,爹娘为她忙陪送,马桶漆得红彤彤,箱子四角裹的铜,哎呀呀子歪, 桶漆得红彤彤,箱子四角裹的铜……。新娘入洞房时,送亲奶奶唱《进洞房》:“进了洞房亮,里面摆的好嫁妆,描龙箱子白铜锁,茶壶酒杯铮铮亮,红漆踏板象牙床,一条金杆晾衣裳,床上撑的纱罗帐,绣花帐栏挂中央。大红衣柜真漂亮,盛的四季好衣裳,大一箱来细一箱,冬穿暖来夏穿凉。大红被子铺满床,枕头绣的是鸳鸯,二人有缘共枕席,来年生下好儿郎。”

      赞美新娘容貌秀美、俏丽动人。一对新人携手相搀时,送亲奶奶说:“手搀新娘一枝花,十人欢喜九人夸,喊声长辈爹和奶,钞票拿来动手抓。”看新娘时,送亲奶奶唱《看新娘》:“人人都夸新娘好,新娘生得实在标:不高不矮中等个,不胖不瘦杨柳腰,两腕洁白如嫩藕,十指尖尖赛银条,一头青丝发,钗环发夹头上俏,两只凤眼生得好,好像一对黑葡萄,八字眉毛生得好,好像提起笔来描,未曾开口面带笑,风流生在眼角梢。”意在为新人们贺喜祈福。帮助姑娘沐浴时,送亲奶奶说:“铜钱洗浴,同心合意;长生果洗浴,长生不老;秤杆洗浴,称心如意;枣子洗浴,早得贵子。”出阁女起床时则说“一起就起,发财到底”。起轿时,送亲奶奶把姑娘的洗脸水拿来,对着轿子的方向泼去,曰:“把出门的姑娘,泼出门的水。”希望能够白头偕老,不要离婚。请新郎时送亲奶奶唱《请新郎》:“花烛辉煌,喜满洞房,请新郎,请新郎,好似莺莺张生,又似织女牛郎”。送亲奶奶搀着新娘与新郎拜堂时,送亲奶奶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这就意味着天造地设的一对新人,新婚礼成,将琴瑟和谐。

      意在祝愿新婚之后家庭美满、幸福富贵。姑娘蒙上盖头后,送亲奶奶用红筷子在红盖头上绕圆圈,边绕边说:“筷子生来滑如油,我为姑娘来跑筹,左跑筹来右跑筹,富贵永不愁”;“筷子生为七寸长,一头圆来一头方,一头圆来生贵子,一头方来中元郎”;“筷子一甩,买到东海”;“筷子落地,买田置契,万事如意”。

      新嫁娘进入男方时,由舅舅抱轿,赭这时送亲奶奶说:“一进贵门步步宽,脚上踩的是金砖,金砖摞在银砖上,代代儿孙做;二进天井四角方,东南放的是猪食缸,猪食滑如油,新娘子养猪胜似牛,七百斤身子八百斤头,香辣荤油周年吃到头。”(过去认为农家富裕有“三有”,耕耕者牛一头,撑撑者船一条,拱拱者一圈猪)。新娘了进洞房,门口放一张小矮登子,给新娘子跨过去,送亲奶奶说:“大步迈”(谐音:迈大批买田),

      入房之后,送亲奶奶唱《挂门帘》:“七尺门帘靠地拖,一对凤凰来做窝,凤凰做窝门头上,千年媳妇万年婆,千年媳妇多贤孝,万年婆婆子孙多。”

      请新郎的程序之后,送亲奶奶端大红马桶喊:“婆婆接孙子”,并说:“马桶后来圆又圆,三道铜箍往上圈,三道铜箍后贵子,代代儿孙做状元”。马桶里的东西都有意味,象征吉祥、早生、多生、快生贵子等等。

      正日晚宴结束,一对新人进洞房后,送亲奶奶给新娘子用称杆子挑盖头(称:表示称心如意),边挑边说:“称杆子本来滑溜溜,我为新娘子挑盖头,一挑长命百岁,二挑子孙满堂,三挑三元及第,四挑事事如意,五挑五子登科,六挑六六大顺,七挑七子团圆,八挑八仙过海,九挑鸳鸯戏水,十挑龙凤齐飞。”接着送亲奶奶又唱:“一对花烛一对台,我请新郎站起来,一杯美酒敬新郎,二杯美酒敬新娘。”

      送亲奶奶说唱是介于说与唱之间的一种民间文学形式,说中有唱,唱中有说,节奏上抑扬顿挫,词句相对比较规整,押韵,上口,易懂,为群众所喜闻乐见。

      在江苏高邮一带,姑娘出嫁前夕先行“仪”。是日姑娘沐浴,面对梳妆台端坐,点上红烛,先喝两口茶,俗称“闭口茶”,意为从此已成新娘子,不能多嘴多舌乱讲话,俗规要到夫家吃了开口茶后才能开口。然后请二位福命妇人来替她“”。他们先把姑娘的发辫拆开,连同刘海一起梳向脑后盘成发髻,脸搽上胭脂花粉,再用两盘叠成双层的红纱带,从前额箍到脑后,要紧紧地箍上12道,俗渭“十二月太平”,表示新娘学会耐性子。按俗规即使头勒疼了也不能喊叫,一定要忍着。传说只有这样,到了婆家遇着不遂心的事也不会发脾气。

      开脸要到夫家后的第一天进行,是日婆家特请“换新妈”为媳妇开脸。新媳妇早早起床,梳洗完毕便端坐着,换新妈拿起两只事先煮熟染红的鸡蛋,在新媳妇脸上滚几下,用红纱带将额前头发往上抹,再用挑簪把短发向下挑齐,涂上香粉,拨去短发,用双股棉绒绞去脸上的汗毛,把眉毛修成细细弯弯的。

      俗话说:各地有各地的乡风。在素有”麻鸭之乡“美誉的高邮,四乡八镇的农民对鸭子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们不仅养的鸭子多,吃的鸭子多,而且常常以鸭子为礼品相互馈赠。“鸭礼”可以说是颇有特点的高邮地方风俗。

      在高邮一带的农村中,男女青年经过介绍人“说合”之后,至今仍有要举行一次订婚仪式的习俗,叫做“下小定”。在下定的当天,男方一定要送一些礼品到女方家。这些礼品当中,往往都要有一对肥硕的鸭子。

      订婚以后,过一段时间,男女双方便要商定结婚的日期。在结婚“正日”之前的一些传统节日前夕,男方都要送点礼到女方家中,这就叫“追节”,实际上有再次落实和提醒女方家作好姑娘出嫁的准备之意。在追节时,男方要送一对交颈鸭到女方家中,交颈鸭一般放在一只小竹篓子里,篓子的敞口处用线网束起,只留一对鸭子颈项的空隙。这样,鸭子的头颈只能左右动着,自然常常作交颈状,这便预示着结婚之日的即将来临。

      到了结婚的正日那天,新娘子要过门,新郎官要去迎亲。姑娘随身带来的礼品中,要有一对“结发鸭”,这是用男方送交颈鸭时的那只小竹篓子装的一对鸭子,不过两只鸭子的颈部已经用一根长头发连接起来,这根长头发又往往是从新娘子的长辫子扯下的,这就预示着结发夫妻将百年好合。由于鸭子的颈项被连接着,又是一对鸭子装在一只小竹篓子里,所以常常会鸭子压着鸭子,根据谐音,便成为吉利话“押子”,预祝新郎新娘早生贵子。

      姑娘出门以后,娘家人最担心的是小夫妻斗嘴,更怕姑娘由于说话不谨慎而引起婆家人的不满。因而,在姑娘出门后的第一个传统节日,娘家人常以看望亲家的名义去姑娘,又怕没有机会单独同姑娘交谈,所以在随身携带的礼品中,又往往有一对去了毛的“光鸭”,而且用红丝线把两只鸭嘴扎起来。姑娘、姑爷一看,就知道这是希望小夫妻要“光荡”一点,不要只图外表,尤其是扎起鸭子嘴巴的意思则更明显,就是要小两口不要斗嘴吵架,不要学鸭子叫个不停。

      等到姑娘怀了孕,娘家人又要“催生”,便送来一只仔鸭,而且要送公的,一是祝贺姑娘快要添下一代,二是希望生个男孩子,这当然有重男轻女的意思在内,这只仔鸭就叫“催生鸭”。

      在姑娘临产时,娘家人不放心,再送来一只膘肥肉嫩的“强身鸭”,预祝姑娘生养顺当,身体结实,不会因生养而影响健康。

      到了孩子“抓周”,过第一个生日时, 外婆家常送来一对野鸭子,祝愿小孩子像野鸭子一样“泼”,平平安安地长大,因为过去没有计划生育的号召,所以送一对野鸭子,希望在生过头一胎后,再生第二胎时“补齐品种”。

      孩子大了,上学了,外婆家又会送来一只或者一对“含葱鸭”,这是在鸭子的嘴里塞进一根大葱,其意思很明显,就是祝愿孩子聪明上进,因为“葱”就是“聪”的谐音嘛!

      婚俗中的茶礼是茶礼之一,高邮人的婚事中,在婚前有定亲一俗,男方定亲所送的礼品中,除糕点、、莲子、百合等食品外,必有一包茶叶作为女子的受聘之礼。这包茶叶的取意是“从一而终、绝不移志。”据说,茶树的栽植很有规矩,下种出芽长成茶树后,不能移植。若要移植,不能成活。明代郎瑛的《七修类稿》曰:“种茶下子,不可移植,移植则不复生也,故女子受聘谓之‘吃茶’。”高邮人用茶叶作为聘礼,就意味着双方亲事定下来后就不再变动。

      高邮地区旧时青年男女恋爱时忌讳互送雨伞,送了雨伞有分散的意思,这大概是“伞“与“散”音相近的缘故。只有在迎娶新娘时候,新娘下轿步行需打开夫家事先送过来的那把红色的新雨伞,以避邪趋吉、攘凶纳祥,其作用相当于洞房内罩在新娘头上的“盖头”。时至今日,即使乘坐轿车的新娘也带有雨伞这一必用品,走出轿车时要打开那把精致的小洋伞。

      土家族就不一样了,由于油纸伞撑开后呈圆形,所以人们赋予油纸伞“团圆”的寓意,因此媒人去说亲时往往会带上油纸伞,这时的油纸伞实际上就成了媒人的代言物。

      油纸伞甚至还在某些时候成为了两人牵线的主要定情信物。在《白蛇传》中,白娘子和许仙的相遇是由于一把油纸伞,这把油纸伞成了联系两人感情的红绳。后来,许仙拿着白娘子的油纸伞去向她求亲时,这把油纸伞就是“媒”了。《白蛇传》中的油纸伞是一把吉祥如意的油纸伞,具有完整、和谐、团圆、的意思。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