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嫁 > 婚礼筹备 > 婚俗礼仪 > > 在中国某些地方有一种难以理解的婚俗(4

在中国某些地方有一种难以理解的婚俗(4

  • 发表日期:2015-07-13 05:38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问新娘。

      “在我的里面”新娘涨的通红的脸下的小嘴,终于把

      这些话给说完了。

      这回我是无法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呵呵”强子爹还算憨厚的笑了下,“那就是要我自己取出来了咯?真

      是老一套呢”旁人又发出了狼叫声。眼珠子都似乎要爆炸的盯着这一刻。

      强子爹走到坐在床沿的新娘跟前,从上往下看着自己的侄媳妇。

      这一刻似乎让他憋了好久了。他脸涨的通红,还没有什么行动,就看到他裤

      裆已经像自己的大哥一样高高耸立起来。人们甚至能听到他激动的心跳声。

      他也跟自己的大哥一样,只穿一条裤衩一个背心,人虽然比老许稍微瘦些,

      不过也是浑身长毛的老农民,他似乎并不介意人们看到他的。

      摸这样一个天仙一样的奶子,这不知道是这里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梦的事。

      多亏这无比的习俗,他许老二就真的能办到了。

      从他的那个高度和角度看去,一定能顺着新娘的玉颈看到两个纯白的乳球被

      包裹着。

      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当着他儿子的面,把那个粗糙的大手从新娘的领口伸进

      去,直接插进,一把握住侄媳妇雪白丰满的乳房。

      “喔”旁边的围观者都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这场景实在太刺激了,一个

      粗糙丑陋的老农,正把自己的手握着一个一般玉器雕成的女孩的乳房,还反

      复的揉搓把玩。我感觉自己的裤裆都快爆炸了。

      强子爹舒服了眼睛头翻起来,嘴里不停的小声声音:喔好奶子好嫩

      好滑好舒服

      新娘脸上露出悲的眼神,她头扭向了一边。

      “我说许老二,这辈子就没摸过这么润滑和这么大的奶子吧?不过你倒是找

      到那个红枣了么?”

      “找到一个,不过拿不下来”强子爹舒服的说,口水都挂在了嘴边。众

      人哄堂大笑。

      “那换一边奶子找找,没准在那儿”老女人说。

      只见强子爹把自己另一个粗手伸进了新娘另一边的,两手交叉握着新娘

      的双乳,不停的揉捏着。眼看他舒服的似乎腿都要发软,涨到极点的三角裤衩顶

      端都已经湿透了。

      “好了够了,快拿出来把,你儿子还看着呢,不想回家被华嫂抽了?”“哈

      哈,华嫂哪会呢,强子他爹这叫为妻报仇,当年过门槛时候老许玩他家华嫂可比

      这个还爽,当年华嫂也是个大美人,结果本来放在胸围里的枣子不见了,老许可

      是直接把华嫂抱起来坐自己腿上,裙子敞开胸围扒下,直接用嘴允吃华嫂雪白大

      奶子上自己的红枣,然后把自己的那玩意儿从裤衩里掏出来,一个劲的隔着华嫂

      的裤衩蹭华嫂那地方和华嫂的白大腿,最后射了华嫂一腿才人家老

      许淫毒着哩,许老二你也千万别手软啊,玩够他媳妇够本!”

      强子听了的把头扭过去看着那些起哄的人,但他也为力。我也开始

      同情起强子来,或者说同情起这里的每一个人。不过想到当年强子的妈妈,也是

      个很有风韵的,就这么被老许这野猪一样的人抚摸允吸着乳房,甚至像

      一样佳人抱,强子老妈的两条嫩腿就这么夹着老许的粗腰,老许粗长的就这

      么隔着强子妈妈的在摩擦着,最后射了一腿的,我也兴奋不已。真

      觉得在这的里自己也要变了。

      (未完续待)

      。com

      吃红枣

      这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个人来,我一看,居然是强子的老爹,许老二。

      “爸爸?”强子有点惊讶的叫了一声。

      “哈哈,儿子要看着自己老爹吃自己堂嫂的豆腐了~~有劲!”,“许老二,

      好好伺候你侄媳妇啊,还记得当年老许在华嫂嫩腿上射出的那泡浓精么?”

      “妈的给我滚!”强子的看了那几个说风凉话的一眼,怒吼了一声。赤

      条条的躺在新娘被窝里的老许笑了一下,说:“行,,那今天你就别客气了”。

      “好,现在叔公也来了,我说大闺女,入了人家许家的门,是个长辈就要好

      好孝敬~今天你有准备什么孝敬你叔公啊?”

      “”新娘低下头,沉默不语。我突然发现,今天闹新房以来,新娘还没

      有说过一句话。

      “说出来吧,刚才咱们不都准备过了么~~~”

      “我准备了红枣给叔公”新娘殷桃般的小嘴里终于挤出了这几

      个字。

      “呀,那你的红枣在哪儿呢?你这,好像没有兜啊?”老女人装傻一样

      问新娘。

      “在我的里面”新娘涨的通红的脸下的小嘴,终于把

      这些话给说完了。

      这回我是无法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呵呵”强子爹还算憨厚的笑了下,“那就是要我自己取出来了咯?真

      是老一套呢”旁人又发出了狼叫声。眼珠子都似乎要爆炸的盯着这一刻。

      强子爹走到坐在床沿的新娘跟前,从上往下看着自己的侄媳妇。

      这一刻似乎让他憋了好久了。他脸涨的通红,还没有什么行动,就看到他裤

      裆已经像自己的大哥一样高高耸立起来。人们甚至能听到他激动的心跳声。

      他也跟自己的大哥一样,只穿一条裤衩一个背心,人虽然比老许稍微瘦些,

      不过也是浑身长毛的老农民,他似乎并不介意人们看到他的。

      摸这样一个天仙一样的奶子,这不知道是这里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梦的事。

      多亏这无比的习俗,他许老二就真的能办到了。

      从他的那个高度和角度看去,一定能顺着新娘的玉颈看到两个纯白的乳球被

      包裹着。

      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当着他儿子的面,把那个粗糙的大手从新娘的领口伸进

      去,直接插进,一把握住侄媳妇雪白丰满的乳房。

      “喔”旁边的围观者都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这场景实在太刺激了,一个

      粗糙丑陋的老农,正把自己的手握着一个一般玉器雕成的女孩的乳房,还反

      复的揉搓把玩。我感觉自己的裤裆都快爆炸了。

      强子爹舒服了眼睛头翻起来,嘴里不停的小声声音:喔好奶子好嫩

      好滑好舒服

      新娘脸上露出悲的眼神,她头扭向了一边。

      “我说许老二,这辈子就没摸过这么润滑和这么大的奶子吧?不过你倒是找

      到那个红枣了么?”

      “找到一个,不过拿不下来”强子爹舒服的说,口水都挂在了嘴边。众

      人哄堂大笑。

      “那换一边奶子找找,没准在那儿”老女人说。

      只见强子爹把自己另一个粗手伸进了新娘另一边的,两手交叉握着新娘

      的双乳,不停的揉捏着。眼看他舒服的似乎腿都要发软,涨到极点的三角裤衩顶

      端都已经湿透了。

      “好了够了,快拿出来把,你儿子还看着呢,不想回家被华嫂抽了?”“哈

      哈,华嫂哪会呢,强子他爹这叫为妻报仇,当年过门槛时候老许玩他家华嫂可比

      这个还爽,当年华嫂也是个大美人,结果本来放在胸围里的枣子不见了,老许可

      是直接把华嫂抱起来坐自己腿上,裙子敞开胸围扒下,直接用嘴允吃华嫂雪白大

      奶子上自己的红枣,然后把自己的那玩意儿从裤衩里掏出来,一个劲的隔着华嫂

      的裤衩蹭华嫂那地方和华嫂的白大腿,最后射了华嫂一腿才人家老

      许淫毒着哩,许老二你也千万别手软啊,玩够他媳妇够本!”

      强子听了的把头扭过去看着那些起哄的人,但他也为力。我也开始

      同情起强子来,或者说同情起这里的每一个人。不过想到当年强子的妈妈,也是

      个很有风韵的,就这么被老许这野猪一样的人抚摸允吸着乳房,甚至像

      一样佳人抱,强子老妈的两条嫩腿就这么夹着老许的粗腰,老许粗长的就这

      么隔着强子妈妈的在摩擦着,最后射了一腿的,我也兴奋不已。真

      觉得在这的里自己也要变了。

      感觉出来了,强子他爹和自己的大哥老许相比,的确是软弱的。父亲早逝,

      大哥老许就成了一家之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横蛮的气息,从昨天一见面就

      看出来了。他看强子妈妈华嫂的眼神都是带着一丝别有用意的神态,而强子妈则

      尽量回避着他,老许家兄弟6人,肯定每个人娶媳妇的时候都被老许借着过门槛

      大占了便宜,甚至谁家里有了儿媳妇,老许这色鬼也不会放过。c村这一代的这

      种婚俗真的让这些粗俗又性压抑的人有了极大的机会。我只是不懂,

      老许这么粗俗好色的人,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温顺老实文质彬彬的儿子?老

      许自己的老婆长得也还算标志,难道新郎完全继承的她的基因?

      此时的新郎还是被蒙着眼睛,下巴微微的颤抖着,坐在新房的角落,人们似

      乎已经遗忘了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许老二摸自己侄媳妇奶子的场面所吸引了,

      我觉得他很可怜,凡是为人父的,无论婚俗怎么混球,至少会为自己儿子的脸面

      和感受着想,看老许刚才留着口水如一般当着自己儿子面,百般吃自己儿媳

      妇豆腐,我实在觉得有时候人的有多么。

      许老二终于不得不结束对新娘乳房的揉捏,他依依不舍的从新娘乳罩里抽出

      了双手,最后还不忘多揉捏一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捏着一个刚从奶罩里掏出的

      红枣。

      “哟,找一个红枣你许老二要找一根烟的功夫啊,人那里一共就三个红枣,

      有那么难找么?哈哈哈哈”旁人。

      “好,红枣已经找到,现在请新娘给叔公献枣!”老女人怪叫道,周围人又

      是一阵起哄。

      这时候强子捅,说:“注意看,精彩的地方要来了~!咱们这儿给叔公

      献枣有点程序的,新娘要坐在叔公身上,两腿夹着叔公的腰,抱着叔公的脖子,

      含着枣子用舌头把枣子送叔公嘴里然后嘴巴还不能和叔公的嘴分开,叔公要

      一边亲着侄媳妇的嘴,一边吃枣子,最后再用舌头把枣核送侄媳妇嘴里去才算结

      束,我们叫做”借叔生子“”

      “我靠!!!”我惊讶的叫了一声。难怪老许和许老二这两猥琐农民此时都

      只穿着裤衩背心上阵,原来早就想好了最大范围的占尽新娘的便宜。我猜新娘过

      门槛时候只能穿着短裙和裤衩,里面光着两腿也是这里人想出的绝妙规矩吧?这

      样就能让新娘的玉腿直接和他们的兽腿接触,还可以让他们的那根东西直接隔着

      两层布磨蹭新娘的隐秘部位,这样还真的爽极。

      新娘的眼睛似乎有点红了。她一直在忍着内心的痛苦么?我心里突然也开始

      作痛起来,没想过自己还是这么个怜香惜玉的人。

      新娘接过那个从她里掏出的红枣,一口含在了嘴里。许老二坐在床沿,

      顺着他的那两条丑陋的毛腿往上看去,那个三角裤衩已经被许老二的那玩意儿顶

      到了极点,看得出来他已经极度的兴奋,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嘴巴张开着,连一

      丝口水从嘴角流出他都没有发觉。

      新娘在许老二跟前慢慢的跨开自己的玉腿,两只玉雕般的手轻轻的扶住许老

      二的粗脖子,缓缓的坐下,面对着许老二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确切的说,是隔

      了两层布直接坐在了许老二那竖起的老二上,此时女孩子坐隐秘的部位就这么和

      一个猥琐中年农民勃起的隔着两层布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新娘两条雪白的玉文章地址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