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嫁 > 婚礼筹备 > 婚俗礼仪 > > 在中国某些地方有一种难以理解的婚俗……注意我的隐私

在中国某些地方有一种难以理解的婚俗……注意我的隐私

  • 发表日期:2015-05-25 19:15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记得我是大二那年暑假才去的c村。(为隐私考虑,本文省略真实地名,人名)

      大学的生活永远是无聊的,尤其在这种并不发达的省份读书。y省的二线城市无比的单调无聊,这种无聊到了假期的时候就更加的出来。每每这时总会想起老家无锡的花花世界来。

      那年该是暑假的时候了,我因为手头紧而选择了没有回家,留在这个城市打点散工。工作不是每天都有的,闲着没事干的时候总是大多数。

      一起打工的强子,是我的铁杆,也算半个本地人,不过老家在农村。因为我老是帮他点忙,从论文作业到叫人打架都包括了,所以他对我总是带着不少感激的。

      2楼. 我再次重申:2楼自古以来就是我固有的领楼,我对2楼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3楼以下的所有行为都是无效的!我强烈和严正3楼以下想夺我2楼的行为!对此我会严正交涉!我呼吁大家 搁置争议共同回贴,如果我不小心丢 了我的2楼,我对此深表遗憾

      强子看出了我心不在焉万般无聊的模样,有一天对我说:「刘哥,我堂哥要结婚了,我这周五要回吃喜酒,你一起去不?」我想都没想就回:「去个头啊,你堂哥我又不认识,去了不是犯贱么?再说喜酒又有什么好吃的?」

      强子说:「不是这样啊哥,我和我家都说起过你,你帮我不少忙,我爹妈正想好好谢你呢,我们这里人都很随便,没那么多讲究。

      再说……「强子凑近我耳朵说」咱这里人办喜酒,节目很好看的,绝对精彩,哥你不想看?「

      我一听这么说倒是有点兴趣了,什么节目?还请个舞团来?

      那正是我年轻气盛的时候,2000年时网络,h网和av都还没完全普及,这类今天看来都懒得看的东西,当时还是相当不少的。

      也没多想,反正没事做,就答应了。

      村离市区还真有点程,长途车开了2个多小时才到。

      跟老家江南的农村比起来,y省的农村可就逊色多了(重申:不是河南啊)。不过大体还是说的过去的,也都还有两层的楼房,不过表面没有江南农村人爱贴的那种五彩的瓷砖,面也凹凸不平没有江南农村那整齐的柏油而已。

      强子的家族在当地还是算有点钱的,至少人看起来都没那么土,家里都还算整齐干净舒服。强子妈妈,人家叫她华嫂,很热情的接待了我,她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也就38到40岁的样子,相当白嫩,很算风韵犹存那种,想当年估计也是个。真不晓得是几岁生的强子。以前农村18岁结婚也很多吧?

      不过说起来这个地方的女人倒真还算可以,大体看过都是白白嫩嫩的,比较干净相,也很少看到那种泼妇一样大嗓门说话的。倒和我老家的江南女人差不了多少了,这点还真意外,本以为这类不发达省份是出产不了什么好妞的。

      难道这里的女人一般都不出门的?天知道。

      中午饭是大碗羊肉汤加薄饼,吃的浑身舒服,于是就在强子家客房里好好的睡了个午觉。据说晚上新娘子要来吃饭,看来我还有一顿要大吃呢。

      迷迷糊糊睡到五点,正在梦里调戏呢,被强子推醒,而且感觉外面有点吵。「干嘛?」「我堂哥堂嫂还有伯伯一家来了,你出来吃饭吧!」「哦。」起来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走进客厅,迎面就看到新郎新娘一家走了进来。而那一刻我可真的惊呆了。

      来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新娘子会是什么样,也没有指望过这种农村地方的新娘会是什么样。而看过后,才知道自己的眼界有多狭隘。

      眼前就那么站立着一个让人回味十足的,古典的瓜子脸,妩媚透着善良的眼神,青丝一样的头发如一般自然的盘在脑后,皮肤晶莹雪白,又嫩的透着红色,身材的那种匀称线条真的没话可说,柔细的洋葱手指好像要滴下水,T恤衫下包裹着的高高隆起的能吸走所有男人的眼神。最吸引人的是那两条细长的嫩腿,因为新娘来时穿的是短裙所以全露在的众人的眼皮底下,底下是两双凉鞋,白嫩如脂的玉足脚趾就这么在所有人的视线下,叫人还没喝酒就已经浑身血脉涌动了。

      我真的看呆了,这样的和这样的打扮和气质,叫我真的没法去和这种农村的联系起来。

      倒是强子的堂哥在旁边显得普普通通自信不足,不过看样子人也不坏,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强子之前跟我介绍过,他堂哥是在w市一个银行工作。人很好,和堂嫂感情也很好,两人谈了两年现在才结婚。

      老夫六十年结婴,百年化神。两百年问鼎。六百年天人五衰。一千三百年成为大天尊。一千七百年成为踏天镜修士。 老夫一生法术大都自创,九式,六式仙法,三式信术,更有一式,可全部传授给你,你,学不学? “老夫更有两千万亿香火,一身对踏天之境,你,要不要!” “老夫还有五把以逆尘界外的道器,即便是踏天境修士,也要对老夫忌惮不已,五把道器一出,逆尘界天崩地裂!你,要不要!” 老夫还有一身第四步踏天镜修为道统,至今尚未任何传人,你,要不要!” 老夫还可带你游历踏天之桥,让你体会你的道心是否坚定,有没有逆修的那颗心,让你进入第四步的成功增加三成”你想不想? “老夫更可为你破开,去往那传说中的逆尘界外,助你吸收本源之气,让你体内本源成为本源真神。“你体内有九道,天资惊人,古往今来我从未见过有人体内有九道本源,老夫可一一帮你本源真身成神,你再继承老夫之道统,九道真神归一!让你成为五界! 这一切,你要不要!!!要,就点下面的关注

      强子在旁边推了我一下,笑着问我:「我堂嫂咋样,不比你们江南的女人差吧?」

      我白了他一眼,问:「她真的是这村的人?」强子说:「算是,但也不完全算吧,初中就去县城读书了,现在是在w市当个小学语文老师。怎么?后悔没早点认识我堂嫂?」

      我刚想再问点什么,旁边一个看着新娘几乎要流口水的,打着赤膊的猥琐男问强子:「那她……还能习惯咱这的规矩不?吃完喜酒咱们还闹不?」强子看来不喜欢那猥琐男,不耐烦的说:「当然得习惯,她怎么也是咱c村的人,咱这的规矩是不会变的,这个咱家里人都跟我堂嫂说过了,我堂嫂又不是不知道老家的规矩,她后来也是同意的。」强子说完还来一句:「再多的好事也轮不到你这痞子。」

      我一听就纳闷了,啥规矩?还那么严重,还得商量?

      不过还没多想,就看到周围凡是男的,几乎都把眼睛给粘在新娘身上了,个个似乎嘴角都挂着唾沫,的扫视这新娘身上的每寸肌肤。谁知道这里面有谁其实是人家的长辈呢?想想这个世界上男人还真一样,是个谁不会喜欢?性字上,还真没多少道理可讲。

      晚饭开始了,人吃饭往往就算在家也要摆上两三桌,因为我只认识强子,所以我有幸和新郎新娘还有强子一家坐在一桌。席间新郎的爹,强子的伯伯先出来敬酒,我一看新郎的爹形象可比新郎差远了,一身横肉,大红酒糟鼻子,短裤下两条大毛腿,一坐下肥肚子都挤到了外面,肚皮上也都是毛,一脸的农村大伯的形象。

      新郎他爹刚喝完酒,坐我旁边一个猥琐男就开始的发话了:老许啊,家里有这么个天仙一样的媳妇,你福气不小啊,是不是早就忍不到明天啦?明天大婚后晚上「过门槛」,咱们会好好帮你忙的,哈哈——「说完就猥琐的看了新娘一眼。新娘一言不发,害羞的笑着,低着头。

      新郎他妈发话笑着说:「你们这些做叔叔伯伯的别那么下作啊,再好的事也轮不到你,教坏了我家老许我可不会答应,你们明天可不许,把我家媳妇给吓坏了啊!」

      猥琐大伯说:「放心放心。」,然后转而对强子的爸爸说:「我说你个许家老二,要不我们明天改改规矩,让你个做叔叔的也能上一趟」过门槛「?爽爽你?」强子爸爸还没说话,强子妈就插嘴:「你敢去,抽不你!」猥琐大伯马上说:「哟,华嫂,吃醋啦?想当年你嫁进来的时候,老许可是和你一起」过门槛「的,你忘了当年老许怎么占你便宜的?让你家许老二去过人家媳妇门槛那叫,你给人吃去的豆腐这会儿得吃回来,你还不要这报仇机会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新郎笑得很尴尬,新娘子笑得就更是勉强和脸红了。

      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这里人都狂爱喝酒,男人们一个个喝的如痴如醉。嘴里说出的荤笑话一个比一个黄。

      只有新娘新郎两个人紧张的坐着,羞答答尴尬的赔笑。

      我不止一次看到新郎他爹那长满毛的肥腿,有意无意的贴在了新娘的玉腿上,新娘都是条件反射的把腿弹开了。好像被腿毛刺痛了那白嫩的肌肤一样。

      新娘没有喝酒,新郎也没。

      他们要保存气力,准备明天的人生大事。

      我始终不知道他们所说的「过门槛」是什么,那似乎是很让他们期待的一件事。我被新娘的美貌迷住,但心里也知道,去迷恋一个根本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事物是多么愚蠢的。

      现在我想的,就是好好的吃过这顿婚宴,看完强子所说的「精彩节目」,再去镇里逛一圈吃点当地小吃,然后回校舍好好休息几天。

      婚礼第二天中午在新郎家举行了。

      强子的堂哥家看起来要比强子家更富裕些,三层高的楼房。本田雅阁轿车接来的一对新人。

      农村的婚服是简单的,新娘子不过简单的穿了件旗袍化了下妆,旗袍并不是大开岔的,所以昨天那两条勾魂的玉腿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条圆嫩细滑的胳膊。其实我更喜欢她没有化妆时候的样子。真正的,她的美都是从内而外的散发的,的装扮其实反而降低了这份真正的美感,新娘子那种朴实完美的气质才是最最让我动心的地方。

      婚宴吃了很久很久。

      从中午吃到了晚上,让我惊讶的是新郎新娘虽然一直在敬酒,但实际上手里拿的却是雪碧。没有几个宾客跟他们计较这些,而实际上昨天喝的烂醉的那些人,现在也一个个只是喝点啤酒而已。这帮人都怎么了?这么文明?昨天不是挺能的么。

      宴席上其实大家的眼睛都没离开过新娘。

      也许他们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新娘子了吧。男人羡慕的眼神交织着女人嫉妒的目光。

      我耳边悉悉索索的传来各种人的声音。

      「嘻嘻,等下就要有大戏要看了,老规矩,越是漂亮的婆子越要好好整!那许老头!」

      「关你啥事,人家家里」过门槛「爽也爽的是他家的人,咱们只能当看看……」

      「看看也爽啊,你看这娘们,那身材,那皮肤,那奶子……城里女人都没几个这么漂亮的,咱c村的光荣啊!去年老王家过门槛,他家媳妇都给看光了……」「这次」过门槛「都有谁啊?老许是肯定的了,小许没亲哥哥弟弟,估计他朋友里得找一个走了狗屎运的,这才两人还得找一个,我估计是许老二了(强子他爹)……」

      「第三个人肯定是许老二,20多年前许老二结婚,他婆娘,也就是华嫂,那时也算个大美人,不就是过门槛的时候给老许吃了大豆腐了么,那时我也在。

      好像是因为他们的爹许家老太爷已经走了,所以老许是长兄代父,「过门槛」里最黄的那部分就给他占了,据说那时候华嫂连许老二都没好好碰过,倒给老许摸够了奶子亲够了嘴……最后老许都射出来了,当众射在华嫂的嫩腿上,人家那时候还是黄花闺女呢……你说这仇许老二能不报?哈哈哈哈……」************我虽然不是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们说的已经够让我惊讶到极点了。

      怎么强子的妈,20多年前结婚的时候,连强子的爹都没被碰过,反而给自己老公的亲哥哥给亲嘴摸胸大占便宜,甚至还让人家爽的射出来射在了自己腿上?

      这都哪门子的事情?

      想想现在强子的妈风韵犹存的样子,想必当年还真爽极了老许那个糟老头。

      迷云越来越深。

      而我当初想看的什么表演,却迟迟不见踪影。

      从外面小解回来的强子看出了我的不耐烦,神秘的笑着对我说:快了,好戏就要上台了

      看见一个老女人在新娘耳边说了些什么,新娘脸上顿时害羞的红了起来,她起身拉起了新郎的手,和他一起走进了楼上里屋。

      虽然没人宣布什么,但只见众人马上眼睛发亮起来,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老女人起立清了下嗓子,嚷嚷道:「好了,咱们吃也吃的差不多了,天也已经晚了,大家盼望很久的闹新房马上就要开始了!」话还没说完,其他桌上已经是狼叫一般的狂嚎。

      「新房里外顶多只能站20来人,大家带着孩子的、带着老人的、有事要早睡的就请先回吧……」

      可是谁会理会这个呢?大家一齐往楼道涌。有老人也要去看的,也有抱着孩子也往上挤的,那场景真比赶着还激动。

      楼梯口站着七八个壮汉,把人都挡在外面,后面甚至有骂娘的。

      强子抓着我的手命往前挤,那几个壮汉看到强子就让我们过去了,后面的人还是不停的想挤进来,据说后来是吵了半天,那老女人最后答应把全过程拍成发给每家看才心散去。不过其实后来还是没有拍的。

      爬上楼,到了婚房,只见那挺大的婚房里已经差不多被人挤满了。人里面只有男方家的亲友,女方家的亲友一个都找不到,不知道这是不是当地闹婚房的规矩。还有几个很农民样的男女据说是街坊邻居,几个头发凌乱打扮巨土的据说是新郎的朋友,所有人都踮起脚尖,的目光都扫像一个方向。

      顺着他们不纯的目光看去,我自己的心都不禁多跳了好几下。

      新娘就那样端详的坐在床边。

      她不但卸了妆,换了衣服,甚至应该已经洗过澡了。

      带点湿气的秀发就那样垂在肩膀上。

      一身白色的无袖体恤,如画的玉颈和圆润的胳膊显得更纯美了。

      有c罩杯的酥胸就那么高傲的耸立着,开的较低的领口很分明的看到那诱人雪白的乳沟。

      洋葱一样的玉手放在自己的大腿膝盖上,下面还是当初那条短裙。两条洁白细嫩的玉腿就那样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脚下已经换成了凉拖鞋,无比嫩滑的脚底板和玉趾让人怀疑她是否从来不亲自走一般。

      房间里围满了人,虽然房间里有股人身上特有的馊味,但是你还是能闻到新娘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让人无比舒服的幽香。

      在周围强烈的对比下,我感觉她就是。

      新郎只是脱了西装外套,紧张不语的坐在新娘边上。

      众人一边的看着新娘,一边又的看看新郎,最后又怪笑着看看老许和许老二。

      我有点糊涂的看着这一切。

      这时候楼下那个长相很让人讨厌的老女人挤了进来,笑着说,大家都等急了吧?

      众人狂笑。

      老女人接着怪气的说,「我看是许家的男人都等急了,等这天都等了湿了好几条裤子了吧?」

      众人更加狂笑起来。新娘美丽的脸庞羞得更加往下埋了。

      「好吧,那就开始吧!」老女人说到,房价里又是一阵海啸般的吼叫。

      「我说闺女……」老女人问新娘,「你也是咱c村人,咱这一带的规矩你也知道的啊,要干啥我刚才也又跟你说了一遍了,这里都是咱自家人,今天是大喜日子怎么玩都是喜庆,别怕丢人,啊——」

      新娘尴尬的笑着,点点头。

      「好!给新郎戴帽蒙眼!」老女人叫道。

      说罢,一个绿色的高帽就给新郎当头扣上,一个绿色的布带把新郎眼睛给蒙了起来。

      我很奇怪,闹洞房我也不止看过一次了,把新郎眼睛都蒙起来了算什么意思。

      「好,新郎已经戴了绿帽,又被蒙了眼了,这儿啥事他都不知道!新娘你今天嫁进许家,你得先给你公公老许进茶!——」众人开始起哄。

      新娘接过别人端来的一杯茶水,安静的走到坐在椅子上的老许面前,举起了茶杯。

      我看了一眼老许,真给绝倒,心里想人就是人,这时候的他居然就穿了个短裤衩,汗背心,叉开两长满毛的恶心肥腿仰天坐在椅子上,那毛肚皮就那么露在背心外面,一脸不正经的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天仙媳妇。

      这时候旁边那老女人突然夺过新娘手中的那小茶杯,一下子把茶水全泼在老许的裤裆和毛腿上,茶水顺着那恶心的毛腿往去。

      我真糊涂到家了,不知这算什么意思。而新娘却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在。

      「呀!不好!」福气茶「怎么能泼掉呢,这个要是泼了将来婚后肯定遭灾!」始作俑者的那老女叫起来。

      「呀!那怎么办呢?!」围观众人的问。

      「只能自己吃进去了!老许,你能把泼在你身上的茶水吃进肚子里么?」老女人问。

      「那怎么行呢?这水是泼在我身上的,我最近手脚又不大好,我怎么吃?」老许装的说,众人哄笑。

      「那只能这样了,我说闺女,水是你泼掉的,你现在趁着你公公身上的茶水没干,你把茶水抹在手里,送你公公嘴里去!」老女人说完,众人一阵狂吼起哄。

      我靠,怎么搞得。我心里都没法相信了,闹洞房不是闹得一对新人么,现在怎么搞得像是公公媳妇搞爬灰一样?

      接下来一幕,我就更不信自己的眼睛了。

      只见跪在自己公公腿间的新娘子,似乎低头犹豫了一下,最终下定了决心,拿着那玉雕一般的手指和掌心,抚在了老许那长毛的野猪腿上,沾了老许腿上的茶水,然后举起手送到老许嘴边,老许毫不客气,用自己的猪爪一把过媳妇的玉手,当着众人的面,一口吃进自己的猪嘴里,用自己的猪舌头的舔着媳妇的手指和手手心,然后像吃冰激凌一样拼命的吮吸起自己媳妇的手指来。

      「这算什么?!」我发现自己当时竟然怒了,难道我真的已经喜欢上了新娘?

      妈的 我来气是怎么回事儿?

      看着心中的那个圣洁的女孩此时跪在一个野猪一样的老伯腿间,被他用自己的猪嘴吞食着女孩的玉手,这种淫邪的刺激真的让我也硬的不行,但是还是充满了我的头脑。

      「别见怪,刘哥。」强子在身边捅了下我。「我们这边就是这样,闹新房不闹夫妻的,专门闹新娘子和新郎家的男人,一般都是新娘的公公,小叔,甚至新郎的朋友,我们会设计让新娘被这些男人吃尽豆腐。这是有讲究的,说是新娘如果在闹新房时候被这些男人吃了豆腐,将来这些男的就不会打新娘主意因为已经占过便宜了。而且新郎新娘还不能或者发火,这时候大家提出的要求不管多过分都要尽量满足,否则就是不吉利,将来结婚一定会倒霉……其实我们这里结婚,每个媳妇都要过这关的,我们都看惯了,你家老婆被人占过便宜,你将来也能从人家老婆或者媳妇身上补回来,没有什么的……而且越是漂亮的女家就闹得越凶,我堂嫂这样漂亮的,我这里已经好久没有遇到了……」我听了实在是无语。联想起今天白天听到的话,当年强子她妈入门的时候也是如此被老许这猪头三占尽了便宜,心想这猪头还真有好运。

      只见那边新娘已经抹完了老许一条腿上的茶,正准备抹另一条腿(这时候她的玉手上差不多已经都是老许的唾沫了),这时候老女人又发话了「呀,老许你短裤裆上还有许多茶水呢,没干前要吃光啊!」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老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媳妇。

      新娘停顿了一下,没说话,然后在我惊讶的目光里用自己的手掌,抚向了老许早已竖起帐篷的湿裤裆,其实就是隔着裤衩抚摸起老许的老二来。

      这下老许似乎爽大发了,他两手紧紧握住椅子的抚把,头扬起来,急促的喘起气来。那下面的宝贝在新娘玉手柔和的抚摸下更是简直要爆炸了。

      如此的场景,让我看傻了眼,半个多小时前我还没把把如此圣洁的女孩子和这猪一样的老头联系起来,而现在她却就跪在他的裤裆前,用自己的玉手温柔的按摩着他的老二。我看我周围的人也一个个都看的了,没有那个男的没有竖起帐篷来,有两个猥琐的甚至公然用手蹭自己的宝贝。

      当新娘把沾满茶水和唾液的手举起来送到老许嘴边时候。老许嘟囔了一句:

      是我裤裆上的水,不干净,我不吃。

      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到了新娘身上,新娘似乎忍着巨大的委屈,把手缩回去,自己在手指上允了一口。

      「好了好了,不勉强咱大闺女了——」老女人圆场,「现在请新娘子给公公擦身,然后扶公公暂且休息——」

      老许一听,笑道:「背心咱自己会脱,麻烦咱新媳妇把咱的裤衩脱掉就行——」,说完,自己就起身把背心给脱了,露出一身长毛的恶心肥膘来。那个被自己老二高高撑起的裤裆就直对着新娘脸庞。

      新娘微微垂下眼帘,当着众人面用手慢慢把自己公公的裤衩扒下,顿时,里面那条粗长的长龙就弹了出来,居然一下子弹在了新娘脸上。「哇!!!」众人一阵狂笑。

      新娘不看直看着自己公公挺立的肥大,她扭过头去,接过旁人递来的薄纸巾,在自己公公腿上往上擦起来,越擦越上,一直擦到那条黑龙的软袋上,老许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抓住它,仔细的擦,不然你公公晚上睡不着哦——」旁人怪声的叫道。新娘颤抖的手终于直接抓住拎起了自己公公的粗长,用那纸巾顺着往上来回擦去。老许舒服的已经气喘吁吁了,看的出来他在享受着巨大的快感。那条巨龙已经涨红成了紫红色,似乎随时都能喷发。这时候要是射出来显然会很尴尬,老女人看差不多了,就喊道,「好了,孝顺媳妇,扶着你公公去床上吧,等会儿再伺候他,我们开始下个节目。」

      新娘起立,把老许那条肥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扶着赤裸的老许走到了床前躺下,盖上被子,老许档下那丑陋的黑龙在走时候就那样在摇摆中来回磨蹭着新娘玉质的。看着我都被刺激的想立刻跑出去一通,心里想着老许的耐力还真行。

      开始变质了 其实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其实也在撸,不过只是夜晚的孤独让我写写就跑偏,不知道会不会给和谐掉

      这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个人来,我一看,居然是强子的老爹,许老二。

      「爸爸?」强子有点惊讶的叫了一声。

      「哈哈,儿子要看着自己老爹吃自己堂嫂的豆腐了——有劲!」,「许老二,好好伺候你侄媳妇啊,还记得当年老许在华嫂嫩腿上射出的那泡浓精么?」「妈的给我滚!」强子的看了那几个说风凉话的一眼,怒吼了一声。赤条条的躺在新娘被窝里的老许笑了一下,说:「行,,那今天你就别客气了」。

      「好,现在叔公也来了,我说大闺女,入了人家许家的门,是个长辈就要好好孝敬——今天你有准备什么孝敬你叔公啊?」「……」新娘低下头,沉默不语。我突然发现,今天闹新房以来,新娘还没有说过一句话。

      「说出来吧,刚才咱们不都准备过了么——」

      「我……准备了……红枣……给叔公」新娘殷桃般的小嘴里终于挤出了这几个字。

      「呀,那你的红枣在哪儿呢?……你这,好像没有兜啊?」老女人装傻一样问新娘。

      「……在我的…………里面……」新娘涨的通红的脸下的小嘴,终于把这些话给说完了。

      这回我是无法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呵呵……」强子爹还算憨厚的笑了下,「那就是要我自己取出来了咯?真是老一套呢……」旁人又发出了狼叫声。眼珠子都似乎要爆炸的盯着这一刻。

      强子爹走到坐在床沿的新娘跟前,从上往下看着自己的侄媳妇。

      这一刻似乎让他憋了好久了。他脸涨的通红,还没有什么行动,就看到他裤裆已经像自己的大哥一样高高耸立起来。人们甚至能听到他激动的心跳声。

      他也跟自己的大哥一样,只穿一条裤衩一个背心,人虽然比老许稍微瘦些,不过也是浑身长毛的老农民,他似乎并不介意人们看到他的。

      摸这样一个天仙一样的奶子,这不知道是这里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梦的事。

      多亏这无比的习俗,他许老二就真的能办到了。

      从他的那个高度和角度看去,一定能顺着新娘的玉颈看到两个纯白的乳球被包裹着。

      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当着他儿子的面,把那个粗糙的大手从新娘的领口伸进去,直接插进,一把握住侄媳妇雪白丰满的乳房。

      「喔……」旁边的围观者都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这场景实在太刺激了,一个粗糙丑陋的老农,正把自己的手握着一个一般玉器雕成的女孩的乳房,还反复的揉搓把玩。我感觉自己的裤裆都快爆炸了。

      强子爹舒服了眼睛头翻起来,嘴里不停的小声声音:喔……好奶子……好嫩好滑好舒服……

      新娘脸上露出悲的眼神,她头扭向了一边。

      「我说许老二,这辈子就没摸过这么润滑和这么大的奶子吧?不过你倒是找到那个红枣了么?」

      「找到一个,不过拿不下来……」强子爹舒服的说,口水都挂在了嘴边。众人哄堂大笑。

      「那换一边奶子找找,没准在那儿」老女人说。

      只见强子爹把自己另一个粗手伸进了新娘另一边的,两手交叉握着新娘的双乳,不停的揉捏着。眼看他舒服的似乎腿都要发软,涨到极点的三角裤衩顶端都已经湿透了。

      「好了够了,快拿出来把,你儿子还看着呢,不想回家被华嫂抽了?」「哈哈,华嫂哪会呢,强子他爹这叫为妻报仇,当年过门槛时候老许玩他家华嫂可比这个还爽,当年华嫂也是个大美人,结果本来放在胸围里的枣子不见了,老许可是直接把华嫂抱起来坐自己腿上,裙子敞开胸围扒下,直接用嘴允吃华嫂雪白大奶子上自己的红枣,然后把自己的那玩意儿从裤衩里掏出来,一个劲的隔着华嫂的裤衩蹭华嫂那地方和华嫂的白大腿,最后射了华嫂一腿才……人家老许淫毒着哩,许老二你也千万别手软啊,玩够他媳妇够本!」强子听了的把头扭过去看着那些起哄的人,但他也为力。我也开始同情起强子来,或者说同情起这里的每一个人。不过想到当年强子的妈妈,也是个很有风韵的,就这么被老许这野猪一样的人抚摸允吸着乳房,甚至像一样被人抱,强子老妈的两条嫩腿就这么夹着老许的粗腰,老许粗长的就这么隔着强子妈妈的在摩擦着,最后射了一腿的,我也兴奋不已。得在这的里自己也要变了。

      感觉出来了,强子他爹和自己的大哥老许相比,的确是软弱的。父亲早逝,大哥老许就成了一家之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横蛮的气息,从昨天一见面就看出来了。他看强子妈妈华嫂的眼神都是带着一丝别有用意的神态,而强子妈则尽量回避着他,老许家兄弟6人,肯定每个人娶媳妇的时候都被老许借着过门槛大占了便宜,甚至谁家里有了儿媳妇,老许这色鬼也不会放过。c村这一代的这种婚俗真的让这些粗俗又性压抑的人有了极大的机会。我只是不懂,老许这么粗俗好色的人,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温顺老实文质彬彬的儿子?老许自己的老婆长得也还算标志,难道新郎完全继承的她的基因?

      此时的新郎还是被蒙着眼睛,下巴微微的颤抖着,坐在新房的角落,人们似乎已经遗忘了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许老二摸自己侄媳妇奶子的场面所吸引了,我觉得他很可怜,凡是为人父的,无论婚俗怎么混球,至少会为自己儿子的脸面和感受着想,看老许刚才留着口水如一般当着自己儿子面,百般吃自己儿媳妇豆腐,我实在觉得有时候人的有多么。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